banner
各级学联
“名嘴”刘建宏做客南开受聘“三走”活动形象大使
2015-05-22   [     ]

520日晚,前央视著名足球评论员、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做客南开大学“公能讲坛”与学生分享他与体育、足球的不解之缘,并受聘南开大学“三走”群众性课外体育锻炼活动形象大使。校团委负责人为其致送了聘书。

“我跟南开还是颇有渊源的。”讲座伊始,刘建宏和现场学生套起了“近乎”。他说,当年在石家庄一中读高三时,曾有一个保送到南开大学国际金融专业读书的机会。但他的个人志向是“学新闻、当记者”,南开大学那时还没有新闻系。几经权衡,刘建宏最终放弃了保送机会。“现在看来,国际金融真是个很不错的专业。那算是和南开擦肩而过吧。”刘建宏笑着说。


1989年,还是大三学生的刘建宏来到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实习。由于实习单位与南开毗邻,他便经常到学校找同学“蹭饭”、踢球。刘建宏的妻子毕业于重庆南开中学,他也因此对抗战时期南开学校内迁西南的历史十分熟悉。听到刘建宏讲述张伯苓、喻传鉴、沙坪坝、瓷器口的种种故事,同学们以热烈掌声表示“很亲切”。

“三走”活动是2014年初,由共青团中央、全国学联联合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共同开展的大学生“走下网络、走出宿舍、走向操场”主题群众性课外体育锻炼活动。能够受聘南开大学“三走”形象大使,刘建宏觉得十分荣幸、乐做此事。

关于“三走”活动,刘建宏有着自己的理解。“体育本来就是教育的一部分。但是中国和外国对此有着不同的认识。”刘建宏现场对比了汉语、英语对于体育的表述方式。汉语中体育的近义词多为运动、竞技。而英语中的体育一词为“PE”即Physical Education(身体教育)。“因为我们太长时间,把体育当成一种竞技,以至于我们已经忘记了体育的本质是通过对身体的训练达到教育的目的。它是现代教育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刘建宏提到,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是中国现代体育教育的发源地。“过去中国人穿长袍马褂,你让他怎么跑百米、踢足球、打篮球。你们的老校长张伯苓,我听说当时学校的足球比赛都是由他开球。”刘建宏认为,上世纪初高等学府对于现代体育教育的实践对改良社会风气、增强国人体质功不可没。

刘建宏援引作家齐邦媛的例子为同学们阐述了体育对于个人一生发展的重要意义。齐邦媛曾在她的《巨流河》中写道,在重庆南开中学读书时,学校下3点所有教室都要上锁,学生都要到操场上,每人选择一项体育运动。身体瘦弱的齐邦媛,发现自己跑得快,有打垒球的天赋。后来,垒球这项运动成了齐邦媛一生的爱好,受益终生。

“在抗战进行到那样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的教育工作者,仍然要求学生走出教室参加体育运动。大家想想为什么?我认为这才是‘三走’真正的核心。”刘建宏说,中国的学生从小接受的教育中,体育是最不重要的,被家长视为旁门左道。

刘建宏从小就很喜欢踢球,直到现在他仍保持着踢球的习惯。他说,就在学习最忙的高三,他仍每天坚持踢一个小时的球。“我发现,我一天学习8个小时,未见得就比我花1个小时运动再学习取得的效果更好。这就是我们说的81大于8。”他说,过去30年的中国教育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把体育本质中的教育色彩淡化、弱化甚至“赶”出了校园。“如果同学们理解到了这个核心,就该为‘三走’鼓鼓掌了!”刘建宏说。

对于这位前央视“名嘴”,“跳槽”话题似乎难以回避,显然刘建宏对此也有备而来。讲座中,他展示了一张2014年在央视新址编辑台前的工作照,那是他离职前特意拍摄的。这张照片,意味着刘建宏18年央视生涯的结束。

“随着时代的进步、技术的发展,新媒体取代传统媒体已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我认定,新媒体才是未来。”刘建宏说,“冒险是一定的。但我不想总被央视的光环包围起来,给自己很安全的感觉,安安心心地做一个‘革命老前辈’,这种优哉游哉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对于新媒体与体育的结合,刘建宏充满信心。“虽然有很多事情现在还看不清楚。但我认准,只要投身到新媒体中,就一定有机会,我对自己是充满信心的。我想要的是,用更新的一种方式去改变中国体育、中国的体育产业、体育传媒。我虽然离开央视,但没有离开中国体育。无论如何我们都会一如既往地热爱足球。”

刘建宏,1986年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就读广播电视专业,1990年毕业。后在石家庄电视台工作6年。1996年进入中央电视台《足球之夜》栏目工作,多次解说世界杯、欧洲杯等重大足球赛事。2008年入选“中国奥运报道主持人国家队”,担任奥运频道《荣誉殿堂》栏目主持人。同时也是《足球之夜》栏目主持人。2014年正式从央视离职,加盟乐视网任体育首席内容官。


Copyright © 2006-2018 版权所有:团中央学校部学联办公室
技术支持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 技术中心 京ICP备11016912号-2